神奇地甜透了我已逝和未逝的人生,

我和诗,一生一世相依为命,

经历了一次苦过一次的厄运,终于

从不懊悔,更没有一句怨言。

六十年来,在遥远而虚幻的

美梦里,甘心承受现世的苦难。

未来的甜蜜本是为下一世人生酿的,

尽管眼下还尝不到一滴,却已经

写诗,还不就是为了这点尝不到的甜蜜吗?

在苦根里咂出了一点未来的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