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婷诗集
>老鼠在顶楼研究你积累十年的手稿而在北方,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你正为羽绒衣做广告罗亭式的西装大衣掖一份个体执照你把自己当作荒诞派小说先在顾客中间发表对于文字和数字,你永远兼有丈夫和情人的苦恼因此,在知青客栈的通铺上失眠之夜听满屋鼾声犹如将身子叠在滚滚而来的海潮横过结冰的大街你不必寻找邮筒了夜鸟习习往南,今晚每一封快信都是情书,是梦境每个梦境都盖上月亮的邮戳发往无地址的绿岛你没时间惆怅了,聪站在异乡的霓虹灯下你肩披的羽绒衣正做艰难的初次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