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514年,晋国的执政韩起寿终,魏舒继之为执政。但是在身后的诸卿中,一双贪婪的眼睛对魏舒的位置觊觎着,这个人就是士鞅:祁姓,范氏,讳鞅,谥献,其名范鞅,又曰士鞅,史称范献子,士匄之子,春秋后期晋国才干卓越的政治家,外交家。同时,也是一个在春秋历史上以贪婪无度着称的人物,与魏舒的私仇与家族的利益的冲突,让他不断给执政魏舒制造麻烦,公元前509年,魏舒猝死,士鞅竟撤魏舒之棺的柏木,令以大夫规格下葬。士鞅代魏舒执政,更是利用职务之便使用国家机器为范氏服务,国君形同虚设,不惜牺牲国家利益,使范氏跃居为晋国第一大世卿。范氏与中行氏亲厚,党同伐异,晋政出私门,中原诸侯侍晋无所是从,晋国霸业一片迷茫。

前506年,蔡昭侯受子常之辱,求救于晋国,士鞅趁机发起18路诸侯会盟昭陵,声言为蔡国伸张正义,合军伐楚。中行寅向蔡昭侯敲诈贿赂,受拒。中行寅恼羞成怒,乃告士鞅:为蔡氏伐楚,无惠于范氏。士鞅思量中行氏为范氏世交,若为中行氏所弃,得不偿失。伐楚之举作罢,昭陵之会不了了之,天下诸侯大失所望,风雨飘摇中的晋国信誉与威严被士鞅终损毁殆尽。

公元前501年,春秋后期大的阴谋家士鞅寿终正寝,士鞅死了,他的继任者士吉射比起其父之贪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并与中行氏勾结更为紧密。

公元前497年,六卿之一的赵氏发生内讧,大宗与小宗邯郸氏开战,范氏与中行氏贪婪的介入了这场战争,由于其时晋国六卿配置已经是矛盾重重:荀跞与赵鞅貌和心不和;荀寅与韩不信相互厌弃;魏侈与士吉射相互憎恨。于是荀跞及宠臣梁婴父、韩不信、魏侈与范氏旁支士皋夷,五人密谋策划:驱除荀寅,以梁婴父取代中行氏卿位;赶走士吉射,士皋夷担任范氏之主。荀跞、赵鞅请命于晋定公,全权负责剿灭中行氏、范氏叛军,而朝中则完全交予荀跞,即“智氏主内,赵氏主外”。公元前496年夏秋之际,赵鞅率领晋军向二卿盘踞之朝歌进军,听闻赵鞅率领大军前来,中行寅、士吉射派遣使臣向齐景公求援。不久,晋军在赵鞅的领导下将范氏、中行氏团团围困于朝歌。士吉射、中行寅在城中被围,野心勃勃的齐景公插手晋国内政,约定鲁定公、卫灵公于脾地与上梁之间会见,商讨救援范氏、中行氏,同时邀请宋景公也加入反晋阵营,同时向晋国开战的还有戎狄。公元前493年,范氏、中行氏联合郑国和齐国进攻赵氏,这就是所谓铁之战。赵简子在前线向将士发布誓辞:“克敌者,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士田十万,庶人工商遂,人臣隶圉免。”(如战胜敌人,上大夫得县、下大夫得郡,士得良田十万亩、庶人工商可为官,奴隶可获得自由。)誓辞明确表示了论功行赏的政策,不仅鼓励了广大将士,更为赵简子争取到各阶层民众的支持,取得了铁之战的胜利。公元前493年,晋国正卿智文子荀跞去世,赵鞅担任晋国新一任执政,结束了“智氏主内,赵氏主外”的政治格局,开始对晋国长达17年的独裁,前490年开春,赵鞅率领晋军再次攻击范氏、中行氏攻势非常迅猛,中行寅、士吉射被彻底击败逃亡齐国,长达近8年之久的晋国内战,在赵鞅的领导下被平定了。

也就是这一年,雄才大略的齐景公猝死,无有嫡子,身后诸子展开了激烈的王位之争。齐景公经营的诸多联盟出现松动,更可怕的事内部的变乱,就在齐景公尸骨未寒之时,一场足以颠覆吕氏政权的阴谋正在酝酿,这个幕后主使就是田乞。当年夏,陈乞联合鲍牧及诸大夫发动政变,率领甲士攻打公宫。高张听到消息,与国夏驱车救援齐侯,与诸大夫在庄街遭遇,进行巷战。此时陈氏曾经收买人心的种种手段发挥效益,齐国人都倒向陈、鲍及诸大夫一边,全民皆兵。高、国寡不敌众,战败。国夏奔莒,高张、晏圉、弦施奔鲁避难。接着陈乞以诈术胁迫鲍牧,立公子吕阳生为君作为傀儡,是为齐悼公,并派人弑齐侯吕荼。从此,齐国大权遂落入陈氏手中,田氏世代辅佐齐侯,政由田氏,祭则吕氏,五霸之一的姜齐在后的辉煌后落幕了。

公元前489年,吴王夫差听说齐景公死后大臣争夺权力,新立之君幼小无势,于是准备攻打齐国,公元前487年,夫差为驺国讨伐鲁国,至鲁,与鲁定盟后离开。公元前486年,夫差在邗筑城,又开凿邗沟,连结了长江、淮河,在艾陵之战中全歼10万齐军。公元前485年,夫差又一次北伐齐国。公元前483年,夫差召集鲁、卫二国国君在橐皋盟会。公元前482年,夫差亲自带领大军北上,与诸侯盟会于黄池,七月,夫差与晋定公争夺盟主之位。夫差说:”在周室宗族中我的祖先排行大。”晋定公说:”在姬姓诸国中只有我晋国当过霸主。”,赵鞅发怒,要攻吴王,这才让晋定公当了盟主,但是谁也无法制止新一代霸主的诞生,很多盟会的的诸侯已经把吴国看作了又一个霸主(《荀子·王霸》: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吴王阖闾、越王勾践)。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吴国风头无二之时,越王勾践趁吴国精兵在外,突然袭击,俘获吴国太子友并进入吴国。吴国国内空虚,夫差在外很久,士卒疲惫,于是就派使者带上厚礼与越国媾和。勾践估计一下子灭不了吴国,就同意了。公元前476年,勾践再次攻打吴。公元前475年,越兵围困吴国。公元前473年十一月,越国打败吴国。越王勾践想把夫差流放甬东,给他百户人家,让他住在那里。夫差说:”我老了,不能再侍奉越王。我后悔不听子胥之言,让自己陷到这个地步。”于是拔剑自刎,吴国灭亡,春秋五霸又一个消亡在历史的长河里。

勾践平定了吴国后,就出兵向北渡过淮河,在徐州与齐、晋诸侯会合,向周王室进献贡品。周元王派人赏赐祭祀肉给勾践,称他为”伯”。勾践离开徐州,渡过淮河南下,把淮河流域送给楚国,把吴国侵占宋国的土地归还给宋国。把泗水以东方圆百里的土地给了鲁国。当时,越军在长江、淮河以东畅行无阻,诸侯们都来庆贺,越王号称霸王。不过此时,春秋行将结束,霸政趋于尾声,勾践已是春秋后的一个霸主了。

公元前475年,赵鞅病逝,荀瑶登上了执政宝座,继荀罃、荀跞之后,智氏家族开始实现他的第三次腾飞。在荀瑶日益强大的同时,他的性格缺陷也在一步步的外露和放大,正如族人智果所说到的:贪而不仁,且好凌人,荀瑶贪婪与狂妄几乎是双管齐下的,说起话来专挑别人的短处和伤疤刺激别人的自尊心,而且不论敌我。结果在公元前453年联合韩魏两家准备攻破赵氏的根据地晋阳时,被韩魏两家反水,智氏军队大败,全族被灭。他的头颅被砍下来,蚀去皮肉剜去脑组织重新设计之后涂上油漆,被赵襄子用作夜壶,可见仇恨到了何等地步。

这场仗已经打了42年,其多米诺骨牌效应已经让齐国换了国祀,吴国灭了宗庙,五个霸主里连上被吴国攻破郢都的楚已经有三个结束了自己在春秋舞台上的故事,只剩下了名义上的晋还苟延残喘着。50年后,公元前403年,周王室正式承认韩、赵、魏三家为诸侯,与晋侯并列。晋国,在春秋称霸时间长的霸主也倾亡了。春秋,这个辉煌与战乱,艺术文化战争思想音乐等属于中华民族一切基础的伟大时代结束了。